10天5城!多地再降门槛,大专学历能落户这座一线城市

原标题:10天5城!多地再降门槛,大专学历能落户这座一线城市

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26日电 (闫淑鑫 实习生 余妍辰)时至岁末,各地“抢人大战”硝烟再起。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短短10天内,就有无锡、福州、青岛、广州、苏州五大城市陆续推出“史上最宽松”落户政策。其中,福州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实现落户“零门槛”;广州更是将落户门槛放宽至大专学历,成为首个对大专生开放的一线城市。

“抢人大战”哪地强?

据中新经纬记者不完全统计,进入12月份,已有无锡、福州、青岛、广州、苏州五大城市陆续发布相关文件,进一步放宽人才落户条件,降低落户门槛。

无锡:社保满2年即可申请落户

12月8日,无锡发布《无锡市户籍准入登记规定》,取消江阴、宜兴行政区域内的落户限制及高校和职业院校毕业生、留学归国人员、技术工人等群体的落户限制。此外,参军进入城市人口、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等来锡就业人群的落户条件也同步调整放宽;相关人员在锡有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合法稳定就业并依法缴纳社保满2年,即可申请落户。

福州:真正的“零门槛”落户

12月11日,福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降低落户条件壮大人口规模若干措施》(下称《措施》),提出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实现落户“零门槛”。

根据《措施》,这一“零门槛”包括两重含义。首先,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实现落户“零门槛”,即不设学历、年龄、就业创业限制,外省市人员均可申请在福州市落户,六县(市)、长乐区人员均可申请在五城区落户;其次,全面放开近亲属投靠条件,实现投靠“零门槛”,即除院校学生集体户外,凡具有福州市户籍的人员,其近亲属均可申请投靠落户。

此外,《措施》还提出,在六县(市)、长乐区和仓山区三江口区域租赁私有住房的,允许落户;并降低集体户设立条件,比如各人才公寓可申请设立集体户,商住楼可以楼座为单位申请设立集体户。

青岛:全面放开县域三市落户

12月14日,青岛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扩大会议研究审议《关于进一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将进一步放宽放开外来人口落户限制,放宽学历、技能人才落户条件,在青岛具有居住性质产权住房(含已网签)即可办理落户,同时在城区取消积分落户限制,全面放开县域三市落户,并鼓励举家迁徙和亲属投靠。40周岁以下,具有国家承认的大专学历人员以及技工院校、职业院校毕业生即可落户。

广州:大专学历也能落户

12月16日,广州市人社局发布《广州市差别化入户市外迁入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稿)》,广州拟在白云区、黄埔区、花都区、番禺区、南沙区、从化区和增城区7个行政区实施差别化入户,入户门槛已经放宽到大专学历。

具体来看,年龄在28周岁及以下,且申报时在差别化入户实施范围区域内连续缴纳社会保险满12个月,并拥有国内普通高校全日制本科学历或学士学位(单证),或拥有国内普通高校全日制大专学历,或者为全日制技师学院预备技师班、高级工班毕业人员,可在广州的差别化入户实施范围内的行政区办理登记入户。

苏州:破除租房落户隐形门槛

12月18日,苏州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进一步推动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的实施意见》(下称《意见》)提出,优先解决好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以及新生代农民工的落户问题;落实租赁房屋常住人口在社区公共户落户政策,经房屋所有权人同意可以在房屋所在地落户,也可以在房屋所在地的社区落户,破除隐形门槛;实施农村籍大学生来去自由的落户政策,学生在校期间,可以将户口迁回原籍,毕业后可以迁入就(创)业地。

《意见》还提到,实施省内特大城市苏州与南京在积分落户时,实现居住证年限和社保年限积累互认。探索苏州与无锡、常州等具备条件的都市圈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积累互认。允许符合条件的返乡就业创业人员在原籍地或者就业创业地落户,建立城乡有序流动的人口迁徙制度。积极推进建档立卡农村贫困人口在城镇落户。

更多一线城市也将放宽落户门槛?

提及广州成为首个对大专生开放的一线城市,知名评论人石述思认为,这或将带动其他一线城市进一步放宽落户门槛。

“对比四大一线城市,广州的发展要滞后于北京、上海和深圳,所以该城市对于人才的渴求度要更高一些。广州此举也会影响及推动‘北上深’的政策变动。”石述思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

事实上,今年以来,上海已多次出台人才新政,先是针对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6所高校的本科生毕业生,放宽了落户门槛;接着又向留学归国人员放宽了社保门槛,如海归博士、高层次留学人才可以直接落户。此前,李佳琦、杨超越更是作为“特殊人才”落户上海。

而早在2018年,深圳就已开始推行普通高校毕业生落户新政策。

一线城市加入“抢人大战”,让部分应届毕业生为之心动。湖南籍应届毕业生小鱼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广州等大城市放宽落户政策,对于她来说很有诱惑力,“本来大城市的资源就要比三四线城市要好,机会要多。原本我就有计划去大城市生活,现在看到多个城市都降低了落户门槛,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北京某大学应届毕业生小张也认为,大城市机会多、资源广,生活也更方便,如果自己能够满足广州等城市的落户标准,很愿意去试一试。

“吸引人才在前,留住人才在后”

石述思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各地陆续放宽或者放开落户限制,首先是在落实国家相关政策。据了解,2019年5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提出到2022年城市落户限制逐步消除,到2035年城乡有序流动的人口迁徙制度基本建立。

“实际户籍城镇化率要低于公布的城镇化率,而在这批没有拿到城镇户口的人中,存在很多社会需要的各行各业人才,这会影响城市的核心竞争力和长远发展。同时各地降低落户门槛,也是为了吸引更多中高端人才、年轻人才进入城市之中。”石述思称。

至于城市应如何提升自身吸引力,石述思认为,依法行政的制度环境、高效的办事效率以及平等、创新的竞争环境是必要因素。

同时,石述思指出,城市在进行抢人大战中,重学历、轻能力的情况比较严重,设置了很多关于年龄、性别的门槛,而这些门槛是否科学、是否限制吸引高端人才,是值得商榷的。

“城市引进人才的制度必须与更长期的社会制度进行衔接,例如社会保障制度。如何留住人才与完善的制度有相关。此外,各地‘抢人大战’还需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要结合城市未来的发展趋势,产业特征来吸引和选择适合自己城市发展的人才。”石述思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发改委发展战略和规划司司长陈亚军在回应“逐步消除城市落户限制”时曾提到,解决农民工的落户问题首先是坚持存量优先、带动增量的原则。所谓“存量优先”,就是指已经在城市长期就业、工作、居住的这部分农业转移人口,特别是举家迁徙的,还有新生代农民工,以及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的。

“这些重点人群才是落户的重点,而不是说片面的去抢人才。城市需要人才,但是更需要不同层次的人口,绝不能搞选择性落户。”陈亚军说。

责任编辑:武晓东 SN24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